央视网消息(记者/徐也晴 视频/彭俊):近日,“猴痘”一词频繁出现在互联网,引起网友讨论和猜疑。为了让大家更理性、冷静地看待“猴痘”这种看似未知的病毒,央视网记者连线长期研究病毒性新发传染病的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朱华晨,为我们解答有关猴痘病毒的关键问题。

央视网记者:“猴痘是新版天花”,这个说法正确吗?

朱华晨:不对。从亲缘关系上讲,猴痘既不是天花的祖先,也不是天花的后代,它们是一个平行的关系,都是同一个“属”,但是在表现行为上还是有一些不同的。

猴痘病毒与天花病毒所引起的症状,最明显的差别就是有没有淋巴结肿大。感染天花病毒以后,一般不会出现淋巴结肿大,但是猴痘病毒会。所以,这是区分两者之间最明显的一个特征。

天花、猴痘或者是牛痘,它们都是属于“痘科”的“正痘病毒属”,所以,它们几个算是“近亲”。首先,它们都是双链DNA病毒,好消息是DNA病毒一般比较稳定,基因组比较大,所以不会像新冠、流感一样突变得那么快,变种那么多。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天花病毒可以通过打疫苗,得到非常有效的控制。

实际上,在1981年前后,全世界已经把天花在自然界、在人群当中基本上清除掉了。我们人类与天花搏斗了几千年,积累了很多经验,而且猴痘病毒跟天花还是比较接近的,所以我们有很多可以利用的经验去应对。所以,现在我们也不需要太恐惧这个猴痘病毒。

首先,我们用天花疫苗其实是可以形成交叉保护的,也就是说,假如猴痘病毒真的流行起来了,大家去打天花疫苗,是可以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的。其次,这个病毒本身变种比较慢,所以我们不用太害怕。最后,像猴痘、牛痘,比起天花来讲,它们的致死性、毒性都要略微低一点。所以,这些都属于相对比较好的消息。

央视网记者:接种过天花疫苗可以不用防范猴痘吗?目前这种情况下需要补种吗?

朱华晨:大多数国家在1980年以后都不再接种天花疫苗,包括咱们国家在1981年之后,基本没有人再接种天花疫苗。至于1980年以前接种过天花疫苗的人群,因为时间比较长,有可能疫苗保护的效率相对偏低。

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战略性的储备,疫苗的厂家在这个时候的确有必要生产一些天花疫苗作为后备的储存物。

但是,如果这个疾病没有传到中国,那我们暂时不需要这么担心。而对于像尼日利亚、刚果,这些本身长期在自然界中存在猴痘病毒的国家,或者像现在欧美有一些高风险的人群,我觉得去尽量接种疫苗,哪怕是天花疫苗都是好的。从文献上来看,天花疫苗大概有超过80%的交叉保护的能力,所以不需要太恐慌。

央视网记者:普通人在日常中如何有效预防?

朱华晨:首先,猴痘病毒不像新冠病毒一样能通过气溶胶飘很远。像痘科的病毒,尤其是猴痘,它在人体里适应得没有那么好。

目前,需要我们注意的有几点。第一,尽量不要去接触来源不明的动物,特别是野生动物。我们现在已经知道,灵长类动物还有啮齿类动物,是猴痘病毒的天然宿主,所以这一类型的野生动物,没事儿就千万不要去接触了。

第二,像需要去国外工作的人,也是尽量不要去接触野生动物,另一个是要洁身自好。

第三,要做好个人卫生,常洗手,而且不要用手乱摸口鼻这些人体黏膜比较脆弱的地方。

最后,早诊断、早隔离、早发现、早治疗,这个“四早原则”对所有的传染病都是通用的。还有就是要注意把控好外防输入,尤其是从有疫情报道的国家和地区来的,一定要做好防护和监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