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4点,大多数人还在梦乡,中俄界江黑龙江已经醒来,65岁的崔广平打开“黑爱渔90070”渔船上的锁链,轻轻一推,小船便如同鱼儿一般欢快地游向浩瀚的黑龙江。崔广平叮嘱渔民,“小心打鱼,别越界啊。”“知道咯。”随着江水一圈圈的涟漪荡漾开的,是崔广平爽朗的笑声。

  退休前,崔广平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呼玛县公安局副局长,现在,他是黑龙江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黑河边境管理支队大黑河岛边境派出所长发船管站的船管员兼护边员。他和爱人朱丽军住在距离黑河市区5公里的长发村船管站里,这个临江20多平米的平房,见证着这位有着36年党龄老党员的坚守与初心。

  走出来的巡逻路

  “崔叔,在屋吗?今天咱们到黑龙江公路大桥巡逻。”34岁的邢凯人还没到,声音先传了进来。

  “好嘞,我前天去走过一趟,没发现异常。”崔广平赶紧出来答应。

  邢凯是大黑河岛边境派出所负责边境管理的民警,用崔广平的话说“邢凯可是我的直接领导,他让干啥我就干啥”。

  对于这个比自己女儿还小6岁的民警,崔广平一直非常尊重:“邢警官是有执法权的民警,我这个船管员是在他领导下工作,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这一点不能含糊。”

  “崔叔是老公安了,经验丰富,我在工作中要向他学习。”邢凯说,船管员、护边员这个工作,技术含量不高,考验的就是责任心,还有就是要细心。

  说到船管站,这是具有黑龙江边境特色的产物。为了做好边境管理工作,边境管理部门对界江作业的渔船实行集中管理、专人看管,有了船管站,就有了船管员,每天早上负责出船登记、晚上归拢渔船上锁,严密看管。

  崔广平不只是船管员,还是护边员,为守护边境安全,崔广平主动加强巡逻,用一双脚丈量国境线。

  2020年2月的一天深夜,大雪纷飞、寒风刺骨,室外零下30多摄氏度,崔广平巡逻到南大通岛时,发现了一串可疑脚印,此处属于无人区,平时很少有人从这里经过,何况正是寒冬腊月的大雪天。

  这时他发现前方一个人影出现,他急忙追上前去:“你好,这里是南大通岛边境管控区域,你来这里做什么?”

  对方操着浓重的南方口音说道:“我要去俄罗斯打工。”

  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崔广平察觉此人精神异常,不能过度刺激。

  他一边稳住这个人,一边悄悄地拨通了邢凯的电话。10分钟后,邢凯和战友依法将可疑人员带回派出所进行核查,成功阻止了一起企图偷越国边境事件的发生。

  “年初至今,崔叔劝返可疑人员15名,车辆5辆,有效发挥了边境前沿观察员、信息员、预警员的职能作用。”邢凯说,这几年,崔广平每天步行巡江7公里,穿坏了15双鞋,硬是用脚步趟出了一条巡逻路。

  “干不长预言”破灭

  个头儿不高,黝黑精瘦,精神矍铄,声音洪亮,这是渔民李华胜对崔广平的第一印象。

  “这小老头儿在这里干不长,顶多能干一个冬天。”这是李华胜见到崔广平后的第一判断,“干这行起早贪黑,这里四处漏风,冬天零下40摄氏度,他那小身板扛不住。”

  没多久,一个消息打破了船管站的宁静,长发村都在传,新来的那个“看船的”,以前是公安局副局长。

  崔广平的身份被“识破”是在2017年7月,全省边境管理现场会在黑河召开,长发船管站是观摩点之一,黑龙江边检总站边境管理处副处长佟贵新见到崔广平时一脸的惊讶:“崔局长,你怎么在这儿呢?”

  原来,佟贵新在呼玛县长虹边境派出所工作过,当年,崔广平是他的领导。

  公安局的副局长在村里看船!惊呆了的李华胜此时再次“预言”:“他在这里干不到1个月就会走人。”

  可是,崔广平就是不走,他不光不走,还干得挺开心,与渔民打成了一片。

  渔民王志伟清楚记得,2018年深秋的一天,上午10点多,崔广平打来电话:“风雨太大,船进水了,被吹散了,赶紧来。”

  王志伟赶紧来到船管站,只见14条船被大风吹得横七竖八,每条船都积了半船的水,崔广平拿着木桶在船上往外排水,雨伞早就被风吹翻扔在一边,羽绒服和棉裤全湿了,他仍然在那儿使劲排水。

  不一会,14名渔民全来了,大家齐心协力,把船里的水排干净,又将船重新固定,14条渔船无一沉没。

  遇到大风、暴雨、冰雹等恶劣天气,渔船在江心岛上躲避不敢回港,崔广平就不睡觉,一直等着,观察江面风浪情况,及时与渔民联系,直到风停浪歇,渔民安全回到船管站,他才会安心睡觉。

  “当侦查员时,我每天走访群众,得到线索破案,干船管员也一样,和渔民打成一片,大家才会信赖你。”崔广平说,凭着从警多年积累的群众工作方法,与渔民朋友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就冲着崔广平尽心尽力地帮忙看船,长发村的14名渔民打心眼儿里佩服,他们之间也越处越好。

  “我现在是实现‘蔬菜自由’了。”崔广平说,开春不久,这帮老朋友就送来野韭菜、小葱,等到园子里的菜下来,茄子、黄瓜、辣椒、西红柿,早晚都给拿,根本都吃不了,夏天基本上不用买菜。

  6月1日,当大家再次说起4年前李华胜的“预言”时,李华胜连呼:“看走眼了,没想到崔哥真能坚持下来。”

  一辈子的正“警”事儿

  说到为什么会去当一个“看船的”?崔广平笑笑说:“或许,这就是我这个老党员的命,一辈子离不开公安工作。”

  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后,崔广平和老伴来到独生女儿所在的黑河市帮忙照顾外孙,他想着女儿小时候没照顾好,自己退休了该尽点力了,没过几年,外孙上了初中,就不需要他照顾了。

  干了一辈子公安工作,忙碌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突然没有事儿干,崔广平又坐不住了。

  一天,女婿马栋在聊天时不经意地提到,大岛边境派出所在物色护边员,崔广平马上眼前一亮,连忙问:“这个护边员工作要求高吗?”

  “这个工作就是早上看着渔民出船,晚上把船收拢看住了,活不累,但是要求责任心很强,得长期住在那儿。”马栋说。

  “那我去呗。”崔广平说。

  听说崔广平要去当船管员,一些当年的同事开玩笑说:“你这当过副局长的人,现在去给人家打工,多没面子。”

  对于面子的事儿,崔广平丝毫没有理会,他直接报了名,很快就被录用了。

  当接到录用通知时,笑容又重新回到了崔广平脸上,他笑着问老伴:“我要去江边当护边员,你去不?”

  见他这么乐意去当护边员,朱丽军就说,你去我也去。

  2017年5月,崔广平带着老伴到长发船管站上任了。

  “老崔工作起来就是拼了命干,没办法,谁让他是一名公安呢?”朱丽军对爱人的工作很支持。

  从警37年,从基层民警到刑侦科副科长、科长,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崔广平一直战斗在第一线,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获得其他表彰30余次。

  1985年入党的崔广平,如今是有着36年党龄的老党员。

  “在公安局入党的时候,介绍人对我说,要对党忠诚,服从领导,好好工作。我现在可以说,我没有辜负当初的誓言,践行了人民公安为人民的初心。”崔广平说,“我这辈子干的都是人民警察该干的事儿,都是正经事儿。”(邱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