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工作报告公布一组重点领域反腐数据:处分国有企业5.9万人、金融系统1.2万人、政法系统6.4万人。这既彰显出系统治理重点领域关键环节腐败问题取得的成效,又警示我们,腐败和反腐败较量还在激烈进行,必须保持反对和惩治腐败的强大力量常在,坚定不移把反腐败斗争推向纵深。

全面从严治党首先要从政治上看。国企、金融、政法、粮食购销等领域关乎国计民生,关乎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有油水的地方最容易滑倒”,重点领域大多政策支持力度大、投资密集、资源集中,腐败问题易发多发,任由其滋生蔓延势必造成严重危害。无论是国有企业领域靠企吃企、设租寻租、关联交易、内外勾结侵吞国有资产的问题,还是金融领域以贷谋私、违规利益输送等腐败问题;无论是政法领域以权谋私、以案谋私,办“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还是粮食购销领域一些粮仓“硕鼠”贪得无厌、“靠粮吃粮”,都会影响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啃食人民群众获得感,破坏社会公平正义,必须坚决亮剑。

把握重点领域腐败问题新的阶段性特征重拳施治。过去一年,纪检监察机关加大重点领域执纪执法力度,深化国企反腐败工作,一体推进惩治金融腐败和防控金融风险,深挖彻查“影子公司”“影子股东”等隐性腐败,配合开展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惩治执法司法腐败。重拳整治之下,谢长军、尹家绪等靠企吃企、损公肥私的“蛀虫”,蔡鄂生、何兴祥、宋亮等利用金融监管审批权、金融资源搞腐败的“内鬼”,甘荣坤、杨福林、蒙永山、李文喜、孟祥等政法队伍中的害群之马,以及一批“粮耗子”受到严肃查处。要保持清醒坚定和战略定力,深入推进重点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

紧盯“关键少数”、关键环节,实施“精准打击”。国企、政法、粮食购销等重点领域的问题往往隐蔽性和复杂性较强,特别是金融领域的腐败,有的依托技术手段隔离资金流、信息流来隐藏腐败行为,有的通过结构化产品、股权代持、内幕交易等手段,为贿赂行为披上市场化的外衣,发现难度大、查处难度大。这就要求纪检监察机关突出查处重点、抓住权力运行关键环节,深挖彻查腐败问题。深化运用“室组地”联合办案模式,优势互补、各展所长。借助科技力量和大数据资源拓宽发现问题线索的渠道,找准案件查办的突破口。

“惩、治、防”贯通融合,使标本兼治的综合效应更加凸显。对重点领域腐败问题保持惩治的高压态势,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形成震慑。同时,要用好用足查办案件成果,深入开展以案促改、以案促治,推动相关部门、行业、单位从制度层面堵塞漏洞、补齐短板,推动权力公开透明受监督,切断利益输送链条。以身边人身边事开展警示教育,发挥“查处一案、警示一片、治理一域”作用。坚持严惩腐败与严密制度、严格要求、严肃教育紧密结合,充分发挥惩治震慑、惩戒挽救、教育警醒综合功效。

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要求,持续推进金融领域腐败治理、促进金融风险的防控化解,持续深化国企反腐败工作,深化粮食购销等领域腐败专项整治。纪检监察机关要坚持严的主基调不动摇,始终保持“惩”的有力震慑,着力强化“治”的综合效能,在一体推进“三不”上持续发力,推动取得更多制度性成果和更大治理成效。